来自 资讯 2021-09-12 08:33 的文章

外卖平台商家通过“暗号”卖烟 平台表示将清查

最近有家长反映,还在读高一的孩子通过外卖平台买烟,很多学生也是这样买烟的。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,部分已入驻外卖平台的超市、便利店使用“暗号”售卖香烟,并将不同品牌香烟的名称改为“双爆”、“红”、“京”等。你可以通过点击订单快速购买香烟。

很多外卖平台都表示,禁止在平台上销售烟草制品,不允许向未成年人销售香烟,并将对涉及的商家进行检查。根据法律来源,通过外卖平台销售香烟是违法的。如果商家或平台违规销售,轻则罚款,重则可能构成非法经营。

近日,市民吴先生报案称,前段时间接到儿子班主任的电话,称上一年级的儿子在学校男厕所抽烟。得知此事后,吴先生非常生气,但他不明白自己18岁以下的儿子是怎么得到香烟的。“如果他直接去店里买烟,店里应该不会卖给他,家里也没有存烟的习惯。”。

那天下班回家后,吴先生立即和儿子聊了起来,儿子承认是在外卖平台买的烟。他不仅这样做了,而且学校里很多吸烟的人都是这样买烟的。

吴先生听了儿子的描述后,打开儿子手机里的外卖软件,惊讶地发现上面确实有很多卖烟的商家,但这些烟的名字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处理,产品的图片也模糊不清。吴先生从来没有想到,因为担心不能按时回家做饭而给儿子安装的外卖软件,现在变成了儿子买烟的渠道。

巧合的是。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冯女士也向《北青报》记者反映,她在外卖平台的一些超市看到,一些超市把香烟的名字改成了“双爆”、“红”、“靖”等。虽然产品的图片模棱两可,但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香烟的包装。

根据吴先生和冯女士的描述,北青报记者在一个外卖APP上发现了一个商品分类“奇怪”的“廉价超市”。

在一家“廉价超市”,商品被分为“粮油调料”、“新鲜果蔬”、“日用品”等类别。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其中一件商品被归类为“戒不掉”,里面有18件商品,其中两件是打火机,但“火”字并没有写出来,而是换成了火焰图案。其他16种商品是。

北青报记者在“廉价超市”下单“红色”。半小时后,货物由一名不穿站台制服的外卖员送来。打开后,名为“红”的商品只是一包外包装上有红色“利群”商标的香烟。

随后,北青报记者以上述名称为关键词,在市场上使用已久的三家外卖平台上进行搜索。在百度外卖APP上的一家超市,有一个分类叫“吞云吐雾”。

分类商品共16种,除一种打火机外,均命名为“ESSE爱喜爆珠4”和“七星爆珠”。北青报记者下单“ESSE爱喜朱宝4”后,外卖人员送来一包蓝色“ESSE”牌香烟。

通过观察,北青报记者发现,不仅有小型的自营超市,还有香烟更名的连锁超市。在美团的外卖APP上,在一家名为华联超市的连锁超市,北青报记者看到,该超市也有网上卖烟的行为。此外,这些外卖平台中所有“更名”的售烟者,其界面均标注有“未成年人禁止购买”字样。

同时,北青报记者也注意到,在美团外卖app上购买香烟后,负责送货的是商家的送货员,但在饿了么和百度外卖上购买香烟后,在美团跑腿的却是送货员。

至于某商家通过外卖平台销售香烟一事,一位便利店经营者告诉北青日报,他已经咨询了烟草公司检查员和外卖平台,关于香烟是否可以在网店和外卖平台上销售。烟草公司检查员和外卖平台都明确表示,香烟永远不应该在网络和外卖平台上销售。

对此,北青报记者分别致电三家外卖平台。饿了么客服告诉北青报记者,根据相关规定,目前超市不允许在饿了么APP上售卖香烟,香烟也不允许卖给未成年人。该平台将调查和处理商家改名的案件。

百度外卖APP的工作人员表示,百度外卖平台上的超市目前没有资格销售香烟,将进一步调查平台上是否有商家销售香烟,不鼓励消费者在这些商家购买香烟。

美团外卖APP的工作人员表示,即使线下超市有售烟许可证,在平台上卖烟也是不合规的。但由于很多商家在销售香烟时,为香烟植入了各种“暗号”,平台在监管上存在一定的困难,但北青报记者反映的具体销售点将被调查。

对于外卖平台部分超市“偷”香烟一事,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表示,根据《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》的规定,烟草作为特殊商品,必须持有烟草专卖许可证,才能开展生产、批发、零售业务。同时,《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》还规定,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条件之一是“有固定的经营场所”,而网上销售不符合这一条件,不能申请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。此外,烟草只能由具有生产或批发资质的单位在网上批发销售,不能零售。

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晓寒表示,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严厉打击利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的通告》,除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网上交易平台外,其他互联网、

信息服务提供者都不得为经营烟草专卖品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。

  外卖平台并不具备烟草专卖行政管理部门的授权或认可,平台对商家是否具备专卖许可不具备审查资质,也没有实质性的审查行为。因此,在现行法律框架下,即使是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商家通过外卖平台销售烟草也是违法的。

  此外,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中也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,而通过外卖平台,商家难以确认交易对象是否为未成年人,从而难以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。因此,通过外卖平台卖烟是违法行为,如果商家或平台违法销售,轻者将受罚金处罚,重者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。(文/本报记者 王天琪 李卓雅)

  然而,这项评价机制在实践中却有些走样——消费者对服务不满意给差评,外卖小哥因此被罚款白干一天,双方的矛盾由此引发,甚至出现一些纠纷。一项有着良好初衷的评价机制,缘何成了矛盾“导火索”?

  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,近日监管部门抽查进入百度外卖、美团外卖、饿了么3家第三方平台的108户餐饮服务食品经营者,有99户入网实体店与网络平台信息相符。

  与钱浩一样,25岁的龚祺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工作,点外卖对他来说也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缺的环节。刘泓义告诉记者,外卖行业的竞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作是“现实竞争的网络化”,“但归根结底,大家比的还是食品的品质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