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资讯 2021-09-14 04:38 的文章

外国香烟从机场“悄悄”流出

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伙同他人利用工作便利,从机场“免税银行”购买外国香烟,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,通过淘宝、微信、QQ、Momo等网络渠道分销外国香烟,涉案金额达100余万元。近日,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刘春霞、陈海卫、刘和平等11人提起公诉。

2014年8月初的一天,宁波市北仑区烟草专卖局接到电话举报,称:有一个绰号“卖烟小姑娘”的人,利用手机聊天工具Momo在北仑区卖洋烟。

同年8月18日13时许,北仑区烟草专卖局突击搜查辖区街道摩根国际1008室,在室内查获3包外国香烟。

据北仑区烟草局调查,“卖烟小姑娘”的真名是重庆人刘春霞,在北仑区工作。外国香烟是从一个名为“彩烟招聘机构”的微信上购买的。

2013年10月底,刘春霞失业在家,得知卖洋烟简单赚钱。这时,她恰好在微信上认识了“七彩香烟招募代理”,于是就用手机聊天工具Momo注册了“卖烟小姑娘”的账号。为了吸引买家,刘春霞经常在这个Momo账号动态中更新“七彩香烟招募社”微信朋友圈复制的香烟推广照片和信息。

通过陌陌看到这些外国香烟的信息后,附近的人在陌陌上联系了刘春霞。双方谈好香烟的种类、数量、价格后,刘春霞通过微信联系“彩烟招聘代理”购买商品,并通过淘宝支付香烟费用。收到钱后,“彩色香烟招聘代理”通过快递将香烟送到刘春霞的住所。拿到货物后,刘春霞在住所附近与买方进行交易。

由于刘春霞全程未与网上“七彩香烟招聘代理”见面,仅通过手机、微信联系,未涉及现金交易,且香烟交易金额较大,可能涉嫌犯罪,因此北仑区烟草局向北仑区公安分局报案。

警方进一步调查了“七彩烟雾招募员”的微信号,确认“七彩烟雾招募员”的真实姓名为陈海卫。事发后,陈海卫意识到刘春霞可能被公安机关抓获,于是于同年8月底从海南省来到北仑区公安局投案自首。

经查,2012年初,陈海卫在海南省五指山市开了一家服装店,经营女装,还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女装网店。因为陈海卫平时喜欢抽外国品牌的烟,所以在淘宝上找到一家卖外国烟的网店,买了很多次。起初,陈海卫只是买来自己抽。后来买多了烟,就把剩下的烟放在自己的服装店卖。因为销售情况好,他开始从淘宝低价买了很多外国烟。然而,毕竟洋烟在海南实体店的销量有限,所以陈海卫开始在他的淘宝服装店卖洋烟,一包洋烟的收入从2元到10元不等。从2013年6月开始,陈海卫的服装店因为生意不好而关门,所以他一直在网店全职卖烟。

陈海卫主要销售爱喜(韩国)、万宝路(瑞士)、贺州八步:协作平台让主管更聪明。从2013年上半年到2014年8月,白乐(美国)和魔鬼(日本)等几十个外国品牌的香烟销量超过50万元。

刘春霞的外国香烟来自陈海卫,陈海卫的香烟来自哪里?陈海卫告诉警方,他的香烟来自几家淘宝店。虽然他不知道卖家的真实身份,但这些香烟都是从上海寄来的。根据陈海卫提供的信息,警方终于找到了犯罪的源头。

机场免税店是在机场设立的商店

经查,这些外国烟主要通过机场免税店流出,但长期从免税店大量购买外国烟并不容易。他们是怎么做到的?答案是:在里面。

他是刘和平一家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,通常在机场候机楼工作。他听说在机场免税店买烟倒卖就能赚钱,于是利用工作之便,在上海某国际机场的“免税店”购买了大量的冰蓝、黑绿、爆珠等万宝路品牌香烟,趁海关监管不严之机将其偷了出去。

经查,2014年3月至9月,刘和平在“日商免税店”购买了约20万元的外国香烟,然后卖给了闫军、彭婷等人,闫军卖给了杨勇等人,杨勇卖给了“七彩香烟代理商”陈海卫。陈海卫只是刘和平的一个销售链终端。之后,警方发现了另一条通过机场工作人员刘和平倒卖外国香烟的销售链,于是两起案件合并处理,共涉及11人。

检察官提醒公众,香烟是特殊消费品,中国实行垄断制度。如果违反国家有关烟草专卖管理的法律法规,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,不具备经营卷烟产品的资格,通过非法渠道大量收购假烟,加价出售牟利,其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。情节严重的,将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。同时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》、《烟草专卖许可证管理办法》的规定,除依法取得许可证的企业外,均可在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网上交易平台开展经营活动,其他网上烟草销售均为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。